央廣網昆明5月27日消息(記者張聞)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幾年前,長跑、馬拉松在我們的印象當中還是少人參與甚至是極度枯燥冷門的項目。但似乎是去年開始,跑步一夜之間,變“潮”了。現在你沒跑過個半馬,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與此同時,馬拉松的運動傷害問題也開始被人關註。
  在前天進行的昆明半程馬拉松賽中就又發生了一人猝死,10人暈倒的悲劇。到底是參賽者“自不量力”還是主辦方“管理不力”?馬拉松是你想跑就能跑的嗎?
  昨天,一幅令人心酸的新聞圖片被各大網站廣泛轉載,畫面上一位中年婦女仰天哭泣,旁邊把他攬入懷中的親屬,也是眉頭緊鎖,欲哭無淚。他們是一天之前還朝氣蓬勃21歲大學生小馮的親人。前天,小馮倒在了昆明半程馬拉松賽16公里處,這一倒就再也沒有起來。
  時間倒回昆馬鳴槍的時刻,小馮與上萬長跑愛好者一同甩開了挑戰自己的大步。但很快他們的步伐開始變得沉重。同樣參加了2天前昆馬的張瀟予描述了自己第一個兩公里的體驗。
  張瀟予:一開始,我們跟專業的同時起跑,他們開始就把速度帶的很快,所以前兩公里的時候,速度非常快。我到兩公里的時候就覺得特別累,我就開始走了一下。
  從張瀟予的話中,我們聽到了一個看似正常實則存在爭議的細節:專業業餘同時開跑。曾入選國家隊的專業長跑運動員任明岩告訴記者這種“一槍跑”其實隱患不小。
  任明岩:業餘和專業在裡面,不應該不合理。專業馬拉松運動員每公里應該控制在3分左右。而我們業餘的跑友,1公里配速在5分鐘對他的心血管已經是很大的挑戰。如果業餘選手和專業選手一起跑前十公里,他的心率肯定超過了極限。
  步子繼續往前邁,在眾人體能極限悄然到來之時,炎熱的天氣又讓危險離小馮近了一步。專業運動員任明岩聽到當天30度氣溫也是連連搖頭。
  任明岩:不是適合馬拉松的天氣,這個溫度太高了,不是說對意志品質的挑戰,他身體有沒有疾病你之前根本就沒有預測到。
  越來越難熬的半馬賽程,行至5千米處,第一個水點出現,不知道小馮當時是否補了水?但網上確實有參賽者回來抱怨昆馬的補給供應不足。對此,昆明半程馬拉松賽組委會競賽部的張先生給予瞭如下回應:國家體育總局出台了一個中國田徑賽事管理辦法,我們整個的過程,嚴格按照這個規定來執行。從第5公里開始,每2.5公里有一個飲水飲料點,每個人四瓶水的水量來保證。不存在供水不足的情況。
  我們願意相信昆明方面的準備工作嚴格遵照了總局的規程。但特殊天氣情況是否應該有所變通同樣值得深思。業餘長跑明星馬亮武介紹了國外大型國際馬拉松賽事遇到極端天氣時的幾個細節。
  馬亮武:天氣我們沒有辦法控制,但是一些人為的東西還是可以做一些彌補和補充。比如說氣溫高,我們的飲料站和用水站把他設的密集一點。比如天熱,常溫的水很熱喝上去就不舒服,是不是冰一冰?再比如低溫的,像我跑過的德國柏林,今年跑過的波士頓,把塑料或者是席子裹起來,一會兒就熱乎乎的了,你可以去做一些這樣工作啊?
  現在我們還無法揣測是脫水?是高溫?還是開始跑的強度太大造成了小馮在16公里處的倒下。我們所知道的只是這位21歲的青年,儘管接受了急救還是沒能闖過這一關。事實上小馮的悲劇並非個案,從2004年的北京馬拉松到2012年廣州馬拉松,一次次的猝死事件都在拷問著我們賽事組織乃至準入門檻是否存在缺陷。
  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有限公司CEO張慶認為:慣例上馬拉松有報名成績,國內我們有,有的也沒有,這個門檻,可能在資質審核方面不是很嚴格。可能最註重的還是把這個路線安排好,把傳播做好,而對於跑者本身的服務方面有所欠缺。這個和我們這個組織機構相對缺乏經驗、運作的機制很有很大關係。
  目前國內馬拉松賽事確實是處在一個井噴期。從2010年的12場到2013年的46場,國內新興的馬拉松賽事越來越多。很多主辦方的經驗也是嚴重不足。當然比主辦方經驗更加欠缺的新近加入這項運動的跑步愛好者。很多人認為,能走就能跑。而事實上,長跑是技術性很高的運動形式,並非能“咬牙“就能上。業餘長跑明星馬亮武介他量力而行的標準:你要什麼時候參加比賽或者是怎麼樣才能參加比賽?就是你平時訓練的量的80%就是你可以參加比賽的距離,我覺得。這個孩子如果和我一起跑的話肯定不會出事的,因為我會告訴他,應該怎麼跑。
  公元前,一位希腊軍官為了把捷報傳回雅典城,不間斷的跑了40公里,抵達終點完成任務後,他也由於疲勞過度,倒在了人群當中。現在,我們紀念頑強的逝者,但更加推崇科學鍛煉。  (原標題:昆明半程馬拉松賽1人猝死 參賽者抱怨補給供應不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m34imdmkc 的頭像
im34imdmkc

私房菜

im34imdmk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